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Facebook实施限流对独立电影的命运影响有多大

发布时间:2020-12-25 21:57:09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2010年,卡西姆巴什尔(Qasim Basir)筹拍了处女作《穆兹兰》(Mooz-lum),讲述的是一个美国黑人穆斯林青年在“9·11事件”后不久进入大学校园的故事。让巴什尔没想到的是,社媒平台Facebook竟改变了他电影职业生涯的轨迹。

“这是一部很难得到支持的电影,”巴什尔说道,“尽管跟恐怖主义无关,却还是招致大量反对和仇视。”他开始在Facebook上求助,以个人名义向粉丝们发布消息,请求他们帮助宣传推广这部电影。他还通过分享幕后拍摄花絮和自己的私人故事,迅速在《穆兹兰》电影的Facebook主页上建立起一个社群。

巴什尔介绍道:“我们和粉丝建立起最直接的联系,由来自世界各地的10万名热心影迷构建起这个社群,大家都打上这样的文字,‘我们真希望在自己的城市看到这部电影’。”他在Demandit网站(用户喜好往往能带动地区排片)上发起活动,又和AMC独立影业合作,在全球多个城市上映了《穆兹兰》。VOD视频点播和Starz家庭影音随后也分别与他达成合作协议。

《穆兹兰》

直到最近,独立电影制作人几乎都将建立Facebook社区作为影片成功的必备手段。他们一直在延续这一传统。但是现如今,如果不买广告就想成功推广已经变得很困难了。尽管网络上也有其他各种社交平台,却都难以匹敌Facebook,毕竟这里聚集着22亿月活用户,还能将视频、文字、链接和与关注者的双向交流巧妙结合起来,从而达到无法复制的观众触及度和互动度。

《我相信有独角兽》(I Believe in Unicorns)的导演利亚·迈耶霍夫(Leah Meyerhoff)更将Facebook应用到了极致,从前期制作到调动年轻女性参与核心创意的决策,从拍摄到服装,步步不落。这不仅让电影本身更真实,也吸引了超过10万名能够有效调动的粉丝。

“Facebook的确是个很有用的工具。我们发现住在爱荷华州小镇里的14岁女孩无法去影院观看我的独立电影,”迈耶霍夫说道,“比起以往只能等两年之后在Netflix或iTunes上看,她现在可以通过Facebook跟进整个拍摄过程了。”

但如今到了2018年,这一切却不再可能实现。

《我相信有独角兽》主演娜塔莉亚·代尔

曾发起#BlackPantherChallenge话题活动的市场顾问弗雷德里克·约瑟夫(Frederick Joseph)指出:“要达到宣传效果,你就必须具备足够影响到Facebook社群的效力。”他还创办了非营利性创意机构We Have Stories,帮助各种艺术家寻找到自己的粉丝受众。“现在,Facebook的作用已经不及往日,除非你能负担得起广告费。”

他所说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三年前,Facebook宣布要再度突出强调“朋友和家人”,也首次对非营利组织、电影以及其他机构的粉丝和社群页面“限流”。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之后,关于“假新闻”的争议愈发激烈,Facebook进一步大幅收紧政策。现在的电影推广和非营利页面已经从用户页面剔除,独立电影制作人必须支付广告费,才能让宣传材料接触更大范围的用户,而这效果以前只需要通过点赞和分享转发就可以达到。

至于机器算法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削减了电影、影片制作人和非营利机构公共页面流量的问题,Facebook并不愿做出直接回应。

巴什尔和另一位电影制作人Nijla Mumin见面,并观看了她执导的新电影《神灵》(Jinn),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女孩的生活因母亲开始信奉伊斯兰教而天翻地覆的故事。巴什尔当下就确信《穆兹兰》影迷们一定也会喜欢这部电影,并在几周之前晒出了西南偏南电影节首映式的影像,却发现阅读量只有影迷数量的百分之一。

与之不同的是,在2018圣丹斯电影节上首映、他的第三部电影《男孩、女孩与梦:爱在选举夜》(A Boy. A Girl. A Dream: Love on Election Night)却收获了巨大关注量,因为这部电影是Facebook与Blackhouse基金会合作内容之一,后者希望借电影节为少数群体发声。这也很好地证明了现在的Facebook为独立电影制作人重新开启的流量“龙头”:通过与IFC(《第三波》,The Cured)和Magnolia(《凭空而来》,In the Fade)之类的公司合作,并向电影制作人收费,来帮助其发布的宣传消息触及到用户。

“圣丹斯电影节上合作关系带来的推广率固然很高,但我们不应该丢弃已经建立起的观众基础,”巴什尔说道,“人们注册账户是为了关注我们的动态,突然之间Facebook却决定让一部分人失去这个权利。过去我要做的只是发布一些优质信息,而现在我一旦想要晒些什么,他们马上就要说,‘支付20美元可让这一消息的覆盖人数增加5000人’,可我总共有10万粉丝啊,为什么有的人不能收到消息呢?为什么要从头开始呢?”

屋顶电影放映活动现场

屋顶电影(Rooftop Films)艺术导演丹·努克索尔(Dan Nuxoll)对Facebook的诱导转向广告法再熟悉不过了。已有21年历史的屋顶电影是一个非营利草根性质机构,是对班赞连(Benh Zeitlin)和吉莉安·罗伯斯皮尔(Gillian Robespierre)等独立电影人极为重要的早期支持者,每年都在纽约有无数场抢售一空的户外电影放映活动。然而,努克索尔却发现屋顶电影的Facebook消息阅读量下跌了95%。

“Facebook口口声声说要聚焦家人和朋友,但这种披着羊皮的说辞根本是胡说八道,”努克索尔说道,“他们只不过是以观众为要挟,强迫我们支付费用。”

努克索尔介绍,屋顶(在Facebook上有47000名关注者)过去在Facebook上发布的消息可以触及5000至10000名用户,最后能够售出将近500张门票。而现在,这个非营利机构即便向Facebook付费推广,也难以达到过去同样的效果。

“我不需要他们的算法,我也不想因为广告叨扰那些没有关注屋顶的用户。Facebook美妙之处就在于,我们自由选择关注自己感兴趣的人或组织。我也从不认为我们是在骚扰粉丝,因为这些人显然是为了了解我们最新动向才聚集到一起,通过点赞和转发我们的消息来支持独立电影和独立影片制作人。”

努克索尔甚至表示愿意付费找回屋顶以前的旧主页,因为现在的系统在Facebook持续变更的算法下太不稳定,导致大量的资源流量浪费。

温州哪个皮肤科医院治疗脱发好

成都无痛输卵管造影哪家好

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专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