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犀利仁师》隆诗苦情CP一秒变逗比夫妇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4:49:59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犀利仁师》隆诗苦情CP一秒变逗比夫妇

吴奇隆、刘诗诗的古装喜剧《犀利仁师》下周登陆东方卫视,“隆诗粉”早已蓄势待发,终于不必苦等盯着网传的抢先截图望梅止渴了。剧中隆诗佳偶一改“步步”系列的苦情虐恋泪飘零,一秒钟变成逗比夫妇,欢喜冤家上演嬉笑怒骂,不惜扮丑搞怪,只为更鬼马更逗比。昨日吴奇隆、刘诗诗现身上海发布会,为《犀利仁师》开播造势,刘诗诗自曝,新角色路云霏是一根筋女汉子,喜欢打人,部分程度是本色出演,一旁的吴奇隆笑称自己“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全靠(刘诗诗)打。”隆诗小两口是因苦情戏玩腻要彻底欢脱一回吗?两人现实生活相处是否也走脱缰野马路线?昨日发布会,吴奇隆、刘诗诗同时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聊起戏里趣事和戏外恋事,大多数情况吴奇隆帮刘诗诗挡住问题,虽总是故意转移焦点,借一旁的叶祖新扯开话题,但还是能透露一些粉红蛛丝。南都讯 记者麻乐 实习生高程程 发自上海

组织参观学习1

怎样刀光剑影地插科打诨,还一点也不耽误谈恋爱?

论和刘诗诗演戏的好处:吴奇隆:“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全靠她打”

《犀利仁师》中,隆诗佳侣豁出去,变成了欢脱的蛇精病,脱缰野马般hold都hold不住!吴奇隆从苦大仇深的痴情男,变作调皮捣蛋的逗比侠,挑战喜剧也夹杂了一点私心:“这几年大家看我拍的都是那种哭得很惨的戏,看着心里堵得慌,所以希望能演部让大家开开心心的戏。”

自己投拍喜剧练演技,当然也不能忘了给女友诗诗创造机会共同进步,边“练功”边谈情,一箭双雕,吴奇隆说:“大家看她(刘诗诗)以前的戏,都是很文静很斯文,这次拉她来演也是希望诗诗能在喜剧中也有很好的发挥。很多喜剧桥段是她自己设计的呢。”于是,刘诗诗欣然挑战了一回逗比剩女。

且看高冷的若曦“月棱镜威力”变成了暴怒的河东狮,《犀利仁师》片花中,刘诗诗扮演的大龄剩女路云霏,吹胡子瞪眼、挥刀怒吼都不在话下,还窜上房梁,蹭了一脸灰,手持大黑锅,得意洋洋地扇扇子。

吴奇隆透露其实:“生活中有一部分跟她戏里角色是很像的。”刘诗诗也说她饰演路云霏部分是自己的本色出演:“路云霏是我本身有的一部分,很好玩,很自然地喜欢打人。”不经意透露出爱打人的怪癖,发布会几位主演都嚷嚷着告状,称无论戏里戏外自己曾被刘诗诗打过,吴奇隆当然也逃不掉刘诗诗的法掌,一旁忙逗笑解围:“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全靠打。我们痛并快乐着。”

论和吴奇隆演戏的好处:刘诗诗:“打他也不会不好意思啊”

虽为喜剧,但插科打诨犯浑之余,还有刀光剑影。片花中刘诗诗再度燃放催泪分子弹,痴情小泪人又回来了:“像我这样的傻女人,是不是很好骗。”吴奇隆竟做出了琼瑶式的回答:“因为你太善良太单纯太直率。”吴奇隆照着诗诗的额头就是深情一吻,痴男怨女戏码让《犀利仁师》不再一味搞笑,吴奇隆解释到,戏剧本该多元丰富,笑过之后要让观众看清人物背后的情感和思想,“每个人背后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只是我和诗诗有这样的痛苦,小新和鬼鬼也会有这样的痛苦,每个人都有让人家感动的地方。”得知与柳傲天有杀父之仇的路云霏,还以剑相逼,把男方的手掌心儿都割得鲜血直流。吴奇隆的一句“我原本以为能够守你一生,可是我还是输给了仇恨,输给了命运”,为剧中情感打上了大大的问号,霍建华客串变成了第三者,三角恋戏码疑云重重。经历“步步”系列,吴奇隆与刘诗诗从同事变情侣,默契自然杠杠滴,连扇巴掌的戏,都不再需要事先沟通,一遍成型,于是吴奇隆在戏中挨了刘诗诗一耳光,刘诗诗解释:“我们已经很默契了,不会有之前演的角色带入到新戏的情况发生。打他也不会不好意思,不会像彼此陌生的演员那样要提前沟通说:我下一场戏要打你了。”

组织参观学习2

怎样在媒体面前正确示范保护爱人的技巧?

总能见缝插针地娇嗔“谁让你说实话!”

南方都市报:从演苦情戏转变到喜剧难吗?

刘诗诗:我觉得不会吧。

吴奇隆:反而轻松,喜剧相对来说还轻松一点,我们在现场会尽量找一些欢快的、好玩的事情为戏的内容加分。

南都:诗诗平时表现比较文静?

刘诗诗:假的!(全场笑)

吴奇隆:谁让你说实话!我觉得每一个人不管是演员还是个人,在生活中都有很多不同面,只是说你接触到的是哪一面,你所看到的是哪一面,所以借这个戏我也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我们的不同层面。

南都:所以诗诗在生活中真的很活泼、很爱打打闹闹?

刘诗诗:每个人都有多面性吧,我有一面确实是这样的。

南都:戏中你们打情骂俏的戏份很多,平时你们俩相处也会这么搞笑吗?

吴奇隆:我们没有,打情骂俏不多(话题推给叶祖新),叶祖新和鬼鬼(吴映洁)打情骂俏比较多。

南都:所以平时两人相处也很正常?

吴奇隆:我们是正常人,(指向叶祖新)他们不正常。

南都:片花中隆哥被诗诗打了一巴掌,是一次成功的吗?

刘诗诗:就拍了一次。

南都:是真打?

刘诗诗:真打。其实我们拍古装戏经常会碰到打巴掌这样的戏,所以慢慢就熟练了,哈哈,就知道怎样用劲不会痛。

南都:表演中有很多即兴的成分?

吴奇隆:对,会有很多,临场会加很多不同的东西,譬如说怪表情啊,包括现场我们会有一些妆、造型的改变,每个人都会提不同要求。我觉得喜剧没有办法完全依剧本来体现,需要二度创作或者现场的神来一笔,也没有什么道理,突然这样它就成了。

南都:喜剧灵感来自哪儿?

吴奇隆:来自我们所有演员不正经的本性!(刘诗诗笑)

总能见缝插针地点赞“诗诗演那么好,谁给她建议?!”

南都:隆哥私下里有给诗诗建议吗?

吴奇隆:不用啊,诗诗演那么好,谁给她建议?!(刘诗诗笑)

南都:诗诗呢?

刘诗诗:我哪敢啊,哈哈。

吴奇隆:不能说我们有什么互相指导和沟通,我们都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吧,每个人都有他的能量,都希望把戏做得更好,有一个正面竞争的心态,所以出来效果会非常好。

南都:记得最难忘最搞笑的一场戏吗?

吴奇隆:场场都差不多吧。

刘诗诗:笑场那场吧。

吴奇隆:对,最难忘的是我和诗诗有一场戏,是互相敌视,站在操场上我要讲很多话刺激她,胜利了然后我要到处跑到处逛,那个就是最好玩的。

刘诗诗:本性!

南都:所以隆哥平常会逗你开心吗?

刘诗诗:他会……逗大家开心。

总能见缝插针地表明立场“私下怎样是我!们!的!事!”

南都:你总把话题扯到别人身上。

刘诗诗:不是扯,是真的!你问小新……

叶祖新:因为我们几个人都合作比较多,所以在现场都非常地融洽,去现场都不是去拍戏,是去玩,反而回到房间以后是很痛苦的。

吴奇隆:我们都是非常年轻的演员嘛。(集体笑)笑什么!?笑什么!?大家同辈,一样的年轻演员嘛,所以在现场玩得很好玩嘛。

叶祖新:嗯!很多时候长辈对晚辈说我们是同辈的时候,我们就是同辈!

南都:祖新你拍戏有没发现他们在恋爱?

叶:啊?(刘诗诗笑)

叶祖新:因为我们《步步惊心》、《步步惊情》一直以来我们都是这样的……

吴奇隆:对,公私分得非常清楚的,所以私底下怎样是我!们!的!事!

萄葡种植

鸾凤玉养殖

杨浦区旗袍定制

怎么种植中药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