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破解融资难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5:21 阅读: 来源:电热器厂家

如何破解融资难?

海外市场萎缩、资金链紧张是当前不少小微企业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在这些难题面前,小微企业能否找到新出路?为了解决这些难题,各地政府提供了怎样的支持和帮助?从长远来看,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应该怎样求解?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邀评论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侯云春、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市场萎缩,资金紧张,小微企业面临生存困境。如何向小微企业输血?小微企业困局能否破解?  在欧罗针织有限公司的产品展厅里,销售人员正在向这两位来自巴西的客商介绍产品,希望他们能够挑选到满意的产品,尽早下单,可是挑选了很多样品,客商最终还是没有签单。  记者:昨天那个客户后来单子签了吗?看他们挑了半天。  韦仙琴:要多走几家才能够定的下来,要求我便宜一点。我们以前可以说零库存,现在的话就是说我们多的时候满满的。  这样的难题在全国最大的家访生产和批发基地,江苏海门同样存在着。  施卫华:实在借不到大不了就是关门关几天。现在大概总共能有60家左右的企业拖欠账款,有200万左右。我现在没有流动资金,就是应收应付,我今天收点投下去,明天再收点再投下去,就这个概念。  侯云春:小微企业面临“六把刀一根绳子”的现状   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他们是企业群体当中的弱势群体,因为他们本身的资本金比较少,经营比较困难,而且由于自身的一些特点,中小企业在发展当中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和障碍,最近更是遇到了比较突出问题。现在社会上有所谓“六把刀一根绳子”说法,“六把刀”是指:国内外市场环境变化,经济增长速度减缓;企业用工成本增加,特别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成本上涨;企业用地,特别是小型企业微型企业的用地比较紧张;人民币汇率提高;节能减排压力比较大。“一根绳”就是指银行信贷收紧,这对企业的经营环境是有比较大的影响。  张鸿:整个环境还处在金融危机之后的影响当中   除了 “六把刀一根绳”,还有的因素是金融危机影响的延续,尤其是今年的欧债危机可能又会形成二次探底,海外市场特别萎缩,需求一减少,沿海的这些外向型小企业订单就减少,再加上原材料成本和用工成本都在增加,所以现在很多企业的开工率能达到70%就已经不错了,他必须靠放假才能够保证企业在成本的忍受度之下。  如果所有的环节都困难,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比如,我把东西卖给你,但是回款回不来,怎么办?我就要到银行去借款,或者去融资。大家都去找融资的话,融资的费用就会增加,而现在整个的环境资金在收紧,所以高利贷等等就会产生。高利贷的利率是惊人的,很多企业为了一两天的“过桥”,缓过这个劲,有的企业就为了五万块钱,甚至更小的企业为了一万块钱,天价的利率,只要能把刚接单扛过去就行。所以,整个环境还处在金融危机以后的影响之中。  陈峰是重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总经理,今年,他面临的贷款需求非常旺盛,希望从他这里贷款的企业已经排起了队,但当我们来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没有几个客户。  陈峰:你们来以前,已经有一笔300万,我已经贷出去了,然后还有一笔50万,一个生产型企业,正在办理出账,也就是我350万我做出去,基本上我的可用资金,这两天是没有了。  这样的现象,不只发生在陈峰一家公司,在另外一家瀚华小额贷款公司里,我们听到了几乎一样的答案。  林锋:大概我们这个公司,这一段时间,每天会接到超过十个这样的电话,尤其是金额在50万、100万以上的资金需求,我们只有把它拒绝掉。  陈峰:现在综合成本,加上利率,加上担保费,加上5%存款保证金,存起来以后,算我的成本,已经接近到这个区间的贷款利率的3到4倍,16%到20%之间的综合成本。按照这个成本来算,我拿着这个钱还是亏本的。  罗广:一个是我们进一步打通和银行的关系,让银行更多的融资。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想通过小额贷款公司的信贷资产转让业务,为小贷公司提供一部分资金。同时呢我们再引进一些海外的包括民间的一些资本。  黄奇帆: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尽可能地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扩大规模,比如增加小贷公司的数量。几年前,我们只有几十个,去年我们只有90个,今年已经到150。小贷供应不足,老百姓需求很大,中小企业需求很大,借不到小贷的钱,那我就把小贷再批50个、100个,最后变成200个、300个,这样供应就会增加。  张鸿:小额贷款公司没有20%的利息就没法挣钱   小额贷款公司也是小微企业,现在整个资金都收紧了,它本身的资金也少。按规定他可以自筹,可以捐赠,但几乎没有哪个小额贷款公司是有人来捐赠的。它也可以从银行借款,但是只允许从两家银行借款,而且不能超过注册资本金的50%,也就说自筹的资金还得占一大半以上。  最重要的是,小额贷款公司不是金融机构,是工商企业。金融机构之间有拆借资金,拆借资金的利率相当低。如果小额贷款公司是个金融机构,它不仅能够从社会上吸收存款,然后贷给企业,还可以从同业里边拆借到钱,利率很低,也贷给企业,这样相对来说利率就不会太高。现在的小额贷款公司相当于二手贷款,就是它去从银行贷款,这个利率本身就比较高了,然后再贷给这些小企业,只不过将来它替企业做了一个担保。很多小额贷款公司说,如果没有20%的利息,那么就没法挣钱,所以他们的成本相对来说就很高。  侯云春:小微企业不但融资难还有融资贵的问题   我国除了融资难之外,还有融资贵的问题。国外的中小企业贷款相比较大企业的贷款,利率就差1.5到2个百分点,我们国家大概要高6到8个百分点,“过桥”贷款的利率就更高。国外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在利息上有补贴,税收有减免,这样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的问题,就比较容易一些。  目前在我们宏观经济环境下,我们总的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针对流动性过剩和前几年银行贷款增长过快,要适当的收紧货币信贷。在这种环境下,主要是使我们的政策信贷货币能够向小微企业倾斜。这个途径可以是大行小做,就是大银行做些小业务,现在各个银行也都在采取了一些措施;更主要的是发展这些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的这些中小金融机构,例如中小银行,社区银行,城镇银行,还有小贷公司等等;另外,规范民间金融。民间金融可以采取招安,地下变为地上,这样可以更规范一些。我们可以用多种渠道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财政、税收、金融政策齐上阵,小微企业发展能否迎来转机?鄂尔多斯如何面对小企业发展的大挑战?  彭真怀:可以成立一个专项的小微企业发展基金  第一,是不是在国家层面上,相关的职能部门能够统一起来,对小微企业进行一个全面的协调指导;第二,是不是可以成立一个专项的小微企业发展基金,从小微企业每年贡献的54.3%的税收当中,拿出一部分来扩大资金规模,让所有的小微企业都能受惠;第三,能不能成立一个专门的国家级的小微企业的产业发展研究院,可以围绕小微企业研发高技术产品,那么国家也可以更有效地使用科技资金,培育出自己的高新企业,促进小微企业的升级。  张承惠:为中小企业解决资金缺口是一个长期的制度建设问题   要通过金融机构,包括大中型商业银行之间差异化竞争,促使这些大中型金融机构能够通过改善服务,来为中小企业提供多样化的金融产品,为中小企业解决资金缺口。它不是一个短期的工作,是一个长期的制度建设问题。  马淑萍:加强小微企业间的联合大中型企业带动小微企业发展   从国际经验看,促进小微企业发展的途径有两条:第一,加强小微企业间的联合。例如,日本同行业的中小企业通过建立事业组合加强联合,在采购、生产、销售、流通等环节,有组织的进行合作;第二,大中型企业带动小微企业发展。大中型企业与小微企业建立长期的分工协作关系,这方面台湾和日本的经验值得借鉴。  侯元春:要用复合型的政策来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   对小微企业来说,一个是减税,我们也提出要进行结构性的减税,从产业来说要扶持一些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服务业等等。对企业类型来说,特别是对小微企业进行减税,我们已经采取了这些措施,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力度够不够?是不是可以把临时的一些有年限限制的政策,变成一种长期的固定的政策?  另外,在政策操作上,还可以更加细致一些,对小微企业的税收减免更优惠一些。因为小微企业相对于大中型企业来讲,它最大的功能在于它的就业。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除了经济支撑政策,还应该扶持社会政策,实际上应该是社会政策和经济政策的结合,复合型的政策来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  张鸿:要尽量的减少小微企业的费用和税费   我们不能光算GDP的帐,还要算就业的一个综合帐,包括整个社会环境的综合帐。所有的政策里无非就是两点,一个是输血的,一个是减负的,还有一个可能是更长远的创造环境。  有的企业是做大生意的,有的企业是根本就不准备做大生意。比如夫妻俩就开一个小门店卖早点,它不会被扶持成一个上市公司,那么关键就是怎么给它创造更好的经营环境,怎么减少他的负担。其实这个我们也一直在做,包括最近我们也减少税费,但是很难惠及到这些具体的人,一个是本身它的起点就在惠及的底下,然后它可能更多的涉及一些税费和其他的一些没必要的隐性成本。  我举几个数字,2008年,我国停收了个体户和集贸市场两项管理费;2009年,取消停收了100多项行政事业收费;2011年,取消了31项涉及企业负担的行政事业收费。但是这里面有多少涉及企业负担的收费,光取消一口气就能取消100多项,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的是重新梳理一下。我们要创造环境,让他们变得生生不息,我们的这些费用、税费就要彻底的减少以及尽量的减少。  张鸿:给部分小微企业全都免税   其实给小微企业创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就是民生问题。所以在解决民生方面,我们还应该力度再大一点。我希望我们能像多年前取消农业税一样,有勇气说,每年营业额在多少万以下的这些小微企业全都免税。  侯云春:其中主要是有利益机制的问题   发展中小企业的重要性大家都已经知道,我觉得这里面主要还有一个利益机制的问题。因为税收是地区性的,一个地方的财政收入从哪里来,这是一个硬指标。就业可以是流动性的,对地方政府来讲,这是一个软指标。扶持大项目、发展大项目、大企业,可以直接增加地方的税收,但就业做不到这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